嗯~其實是先看電影「MOON CHILD」(台譯:月光遊俠),才知道有這個企劃的。嘎先生以「MOON」為主題發起包括電影、小說、專輯、演唱會等系列媒體活動,電影和小說圍繞著他構思出來的近未來科幻作品「MOON CHILD」為主,描述西元兩千年後經濟急速衰退的亞洲景況。

 

 

電影「MOON CHILD」

  舞台在2014年後,由亞洲各國共同打造的名為「Malepa」的實驗性都市中。經濟危機後亞洲人民對國家感到失望或不信,舉家移民至位於台灣的Malepa。大量移民湧入台灣之後與當地居民產生摩擦,最後爆發大規模的暴動,在政府鎮壓下雖然看似平息了,卻為Malepa的日後埋下紛亂種子。許多移民者的孩子們在暴動中失去父母,三兩成群在街頭以偷搶拐騙為生,電影主角「翔」(Gackt飾演)就是那些在夾縫中求生的孩子之一。

  身為日本移民後裔的翔,父母均在暴動中被殺後與哥哥信士及同伴彥共同求生,將所得的錢全部存在鐵製餅乾圓盒中,夢想著總有一天存夠錢買房子、過上好生活。某天翔在廢墟中發現奇妙的青年「敬」(Hyde飾演),將負傷且虛弱不堪的敬帶回他們的秘密基地療養。幾天後三人盯上一名男子的手提箱,搶了就跑,回到基地後正為箱中大量紙鈔而狂喜不已時,男子卻帶槍出現了...!

  男子開槍射傷信士的腿,混亂中三人四散逃逸,他們逃走後,隱藏在陰影中一動也不動的敬卻展現恐怖的真面目,將男子擊倒且吸乾他的血液。因腳傷逃得較慢的信士目睹敬的可怖行為後,大叫要翔趕快逃走,但翔卻小心翼翼地來到敬身邊。即使知道敬是令人畏懼的吸血鬼,翔卻毫不恐懼,反而對他露出真摯的笑容。


↑年幼的翔(本鄉奏多飾演)

  故事就從敬與翔的相識開始了...

  數年後成長為與敬差不多年紀的翔,在和敬的合力下終於擁有舒適公寓,也替中槍後不良於行的哥哥信士撐起一間小水族館,彥則在披薩店工作,負責將下藥的披薩送到敵方根據地迷昏敵人後進行掠奪。某日,翔和敬一起襲擊黑幫組織「義心會」分會,在該處遇見隻身闖入義心會復仇的青年「孫定賢」(王力宏飾演)。

  孫的妹妹怡潔從小目睹父母被殺而無法開口說話,孫雖然試圖打開妹妹心防,某日怡潔回家途中卻被義心會的少年強暴,使孫的一切努力化為流水。憤怒的孫於是隻身攜槍前往義心會報復,卻正好碰上也打算洗劫義心會的敬與翔,三人合力毀了分會後逃往孫的家中,從此開始他們的故事。

電影中的實驗都市「Malepa」

  用日文上網搜尋時赫然出現霧社事件...Malepa的發音與馬赫坡社的地名發音相同呢!莫非嘎先生研究過台灣史?挺有可能喔~

  說到霧社事件應該都曉得吧?就是日據時代由霧社群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領頭的抗日事件,詳細可參考wiki上的資訊。看來嘎先生似乎想透過此事件表達實驗都市中台灣居民與移民間的爭鬥情況,才採用霧社事件的地名為實驗都市命名?

  對霧社事件有興趣的人,可以期待「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為霧社事件拍攝的電影「賽德克巴萊」上映喔!另外閃靈樂團在2005年也受到魏德聖的感動而將霧社事件作為專輯概念發行了「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並於2006年發行英文版。

 

小說【MOON CHILD 鎮魂歌】(台灣角川出版)

  由嘎先生執筆耗時兩個月完成的小說,跟一般電影小說相比不會讓人讀起來摸不著頭腦(笑),比想像中有內涵多了。故事以生活在Malepa中的自由作家「林啟陽」為第一人稱,補完了電影中未能詮釋的孫的心態,也補完了翔與孫分道揚鑣直到與敬重逢之前的空白。

  林雖是作家,收入卻來自調查外遇的徵信社似的工作,直到某次酒醉後認識義心會的幹部孫,訝異於他冷酷卻又保有天真的矛盾特質,進而與他成為好友並接下編輯部的委託,開始調查義心會與敵對勢力Immigrant

  由不同國籍移民組成的Immigrant的老大正是孫的舊識翔。林靠著莫名的個人特質(運氣?)而得以在Immigrant的地盤上結識金與潤,進而融入Immigrant核心中與翔見面。此後對孫與翔的作法產生疑問,並將數月來所得的資料彙整為報紙專欄刊出。

  此後林更進一步地飛往日本對上海義心會進行接觸,才發現義心會是個淵源已久的組織,並且上海義心會對於Malepa義心會抱持敵意。在Malepa自立為台灣義心會的老大「章」不但是提拔孫為得力幹部的人,也是出身於台灣的當地黑幫後裔。自從幫派與家人都死於來Malepa發展勢力的上海義心會手下後,抱持怨恨整型加入義心會,爬上高位後設計將所有來自上海的幹部殺死並自立為台灣義心會。

  台灣義心會之所以與翔領軍的Immigrant敵對,原因來自章對移民的恨意與堅持保護台灣人民的心態。因此章雖推動著看似對Malepa居民有利的開發計畫,骨子裡卻想鏟盡那些蠶食台灣的外來移民。看穿這點的翔為了同為移民後裔的人民而持續與義心會作對。

  後來正如電影發展,Immigrant與義心會在鬥爭兩敗俱傷,同時失去首領而被上海義心會接手了。電影並沒有詳述為何事態發展至此,鬥爭也起得很突然,當初看得有點摸不著頭腦,幸好小說補完了這點,透過林的目光點出這場鬥爭的緣由以及內幕。



「MOON Project」的連動

  從2002年發表的歌曲專輯「MOON」開始,到巡迴Live「上弦月」、電影「MOON CHILD」、巡迴Live「下弦月」後,最終以小說【MOON CHILD 鎮魂歌】作結,同年發表同世界觀專輯「Crescent」(新月),並於2005年Live『Gackt Live Tour 2005 DIABOLOS 〜哀婉の詩〜』中上演收錄於「Crescent」中的多首歌曲,超越時間聯繫起「MOON」的世界觀。

  由此可知「MOON Project」是代表嘎先生個人世界的重要作品,因此處處可見他對亞洲的看法與人生觀縮影,小說訪談中有提到他相當憂心現況,認為亞洲人若不力圖轉變將會走上與「MOON CHILD」相同的未來。當然,他相信未來會更樂觀而不像故事中那樣,畢竟電影要呈現的並不是道學說教,飾演敬的Hyde與他自己都是視覺系藝人,王力宏也是眾所皆知的美型男......於是他想表達的思想性只好切出來化為小說,透過林這位自由作家傳達給讀者。

  另外嘎先生有提到敬這個腳色就是以視覺系樂團L'Arc〜en〜Ciel的主唱Hyde為雛型塑造出的,決定拍攝電影時當然除了Hyde之外不做第二人想。把這點與翔對敬的依賴綜合起來看...看來嘎先生是真心把Hyde視為可依賴的朋友吧XD

 


「MOON CHILD」心得感想


  太悲觀了←電影觀後感,還好有小說可補完。還有你們子彈不用錢啊?沒見過這麼浪費的黑道(炸)

  MOON CHILD於2003年推出,而目前世界經濟確實正朝嘎先生在小說後記所談到的經濟崩潰危機逐漸推進,誰也不曉得未來會不會變成像劇中描述的Malepa那樣。不過...畢竟牽涉了吸血鬼與黑幫等比較悔澀的題材,而且嘎先生想表現的是像林那樣的生存觀:勇敢面對錯誤,在傷痛中繼續成長。

  孫與翔都選擇了一條看似勇敢卻又脆弱不堪的道路,或許可稱為匹夫之勇吧,個人覺得敬與林才是真正實踐了勇氣之道的正面人物。

  敬對身為吸血鬼一事始終感到罪惡污穢,因此被仇家逼得展現真面目報復後,從心儀的怡潔與好友翔&孫的面前逃離。但卻在接受行刑的前一刻接到翔的求助電話,不顧一切逃獄回到Malepa支持瀕臨崩潰的翔;林沉迷於酒精中不務正業,卻在認識勇敢面對夢想的孫後重新湧起作家的熱情,不顧性命前往日本採訪上海義心會的老大飛少華。但他的行動採取的太遲,雖握有解開一切的關鍵卻來不及阻止義心會與Immigrant同歸於盡,但林還是從無盡的悔恨中重新振作,持續發表揭發義心會真面目的文章。

  反觀翔在電影中相當依賴敬,敬離開後明知怡潔心繫著敬卻固執地追求她並共組家庭生下女兒。然而敬不在身邊依舊讓他感到空虛,而堅持Immigrant的立場無法放下身段與孫和談,最終造成螳螂捕蟬的悲劇;孫在電影中雖著墨較少,小說中卻很誠實地表現出他明知章的作法最終只會兩敗俱傷,還是堅持跟隨他利用義心會勢力達成與移民後裔和平共存的夢想。種種矛盾衝突下林察覺到他的作法有問題而多次相諫,但孫已經被自己的堅持蒙蔽了,因而與翔共同造就了最終悲劇。

  他們是一群夢想著美好陽光,卻只能活在太陽反射出的夜晚月光下的孩子。其實不太能理解敬把翔也變成吸血鬼的心態,可能是演出需要吧?畢竟電影主軸在敬與翔的羈絆上,所以我後來都無視這段(笑)。畢竟以劇情來看,真正走出夜晚迎向太陽的只有敬與林而已。再回頭想想,嘎先生在小說訪談中提到自己和林相當類似,遇見真正實現憧憬勇於面對傷痛的人之後,才獲得面對自己而活的勇氣,電影最後可能想表達出這種心態才安排讓翔與敬一起落幕。畢竟翔與林分別代表了過去與現在的他,死於過去,現在才能勇於面對夢想而活。

  林最終在紐約結識翔與怡潔的女兒、也就是孫的姪女小花,接受翔的請求照看小花長大直到出國發展的敬,也終於達成夢想消失於破曉的海邊。作品雖以「MOON」為名,主題歌與象徵卻是橙色的太陽(オレンジの太陽),可能代表生活在黑暗混亂中的他們所憧憬的光明希望吧。

 

小附贈

電影主題曲歌詞翻譯&試聽~

オレンジの太陽(橘橙色太陽)
作詞:Gackt.C/HYDE
作曲:Gackt.C/HYDE
中譯:深青

試聽

夕陽下與你共同欣賞著 橘橙色的太陽
以眩然欲泣的表情 永遠地道別

純真的你那和光芒閃耀的波浪嬉戲的側面
以及赤腳在沙灘上奔跑的模樣如此惹人憐愛

你的名字寫在沙灘上並裝點著各色貝殼
在肩並肩的我們面前被海浪沖刷攫走

在夕陽下與你共同欣賞著 橘橙色太陽
以眩然欲泣的表情 永遠地道別

蔚藍天空被屏住呼吸的鮮紅夕陽擁抱著
我也擁抱著你而緩緩閉上雙眼

無論是無數喜悅與悲傷 還是數不清的相逢與分離
橘橙色的太陽都 與當時毫無改變地溫柔守望著

昔日曾夢想著永遠的我們
無論何時都不再分離似地擁抱彼此 綻放微笑

彷彿發狂似地思念著你
只是如此就能讓我獲得滿足
請別哭泣 無論何時都能見面喲
只要閉上雙眼...

在夕陽下與你共同欣賞著 橘橙色的太陽
以眩然欲泣的表情 永遠地道別

在夕陽下與你共同欣賞著 橘橙色的太陽
以眩然欲泣的表情 永遠地道別

 

 

創作者介紹

+Celestite Zone+

Liwei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